查看: 287|回复: 0

旅——缅甸蒲甘岁月

[复制链接]

115

主题

115

帖子

4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51
发表于 2019-7-13 14:03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三千佛塔烟云中,到达蒲甘才凌晨4点,又冷又困。一下车就被一群招揽生意的的士司机团团围住,Rebecca询问了报价、又确认了是直接载我们去酒店后,当机立断上车。好心的司机问我们要不要去看日出,可以看完日出再送我们去酒店。可我一心想睡觉,果断拒绝。

到达酒店,显而易见无法check-in,前台很nice地让我们在大厅沙发上休息。断断续续、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多钟,被不断起身看日出的客人吵醒,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我的脚踝已经肿胀到超出想像。事情还要从茵莱湖说起。在茵莱湖的酒店,走路没看清台阶的我不慎扭到了脚踝。

天真如我以为并无大碍,做SPA时只吩咐了小妹轻按。未料一夜长途大巴,血液循环不畅加湿冷的车内环境,脚踝肿如馒头。被吓醒的我立马推醒Rebecca,让她看我的脚。Rebecca也被我吓得不轻。我们在蒲甘三天,计划第一天徒步旧蒲甘,第二天包马车去北部,第三天tutu车去中央平原。

行程和酒店都已订好,没有太多调整的空间。鉴于旧蒲甘各座塔距离都不远,可爬的佛塔几乎没有;而走平路我尚可应付,爬楼梯虽有疼痛感,但是慢慢走也可解决。于是我狠狠心,决定按照既定计划徒步。说实话,我们对今日的目标都没有太大信心,只能先在坦德酒店享用一顿丰盛的早餐,出发看看情况。

清晨的蒲甘,凉风阵阵。路边三角梅开得正盛。如果没有拉客的马车夫和来来往往鸣笛的汽车,我想我会分外享受在这裡漫步。出门没多久,第一座佛塔就映入眼帘,它就是乔多波凌。

有趣的是,我们围著它绕了一圈又一圈,都没有看到入口。最后Rebecca不得不伸手拉开了内侧的门闩,见到我们“不走寻常路”,一位管理者模样的大叔走来,告诉我们要脱鞋,并给我们指明了正确的出入口。第一次看见佛塔的我们特别小心,先拿出LP看一下介绍,然后才进塔内部参观。

月亮还没有落下去。 仰光时的圆月,到了蒲甘,就变成下弦月了。本来打算去明玛朗寺,结果走错了路,索性直接去看旧城门了。从古门往左走几百米是瑞古意,旁边相邻的就是他多冰榆。他多冰榆是整个蒲甘平原最高的塔,这一点后面几天许多当地人跟我们提及。

不想走开汽车的大路,我们走上了一条林荫小道。只觉得尘世间的纷纷扰扰立马静音。许多无名小塔散落在沙地间,我们边走边看--这是最有趣味的瞬间。一路碰到少许骑电动车或自行车的白人,徒步者人真的寥寥无几。可是我们特别偏爱徒步,因为我们都觉得徒步是最接近当地的方式。

迎面走来的外国女孩用当地语言“明个喇叭”跟Rebecca打招呼,她也笑回“明个喇叭”。两个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人,在缅甸用缅甸语问好,实在是旅途的美妙。走著走著就到了明玛郎寺,原来离乔多波凌和坦德酒店很近。一转头,又是乔多波凌。

看完明玛朗寺,太阳已经当空照。光线开始变强硬,气温也骤然上升。我们决定先回酒店休整。刚进房间,电话就跳出好几条what's app消息,原来是男神听我说摔到脚,特意叫我好好休息、不要走太多路   已经徒步半天还打算下午继续徒步的我,望著手机偷偷地笑。

下午三点,避开日头的我们再次出发。这次先去一个像印度庙的地方。然后回到江边,看蒲甘最古老的佛塔。卜帕耶塔建于公元9世纪,有明显骠族风格。可以看到,如今蒲甘大地上的佛塔多以中后期风格为主,宝伞方而尖;而早期佛塔宝伞的形状则为椭圆。

请人帮我们合影,听到浓厚的singlish,便问是否是新加坡人;结果他说他是日本人,然后又笑著说“但是你也没有说错,我现在在新加坡,我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三年。” 他问我们有没有去过新加坡,我说三年前开会时候去过;他又问我是什麽样的会议,我说学术会议,我在学化学。

这位日本人立马说他从事的职业是药物研发,我告诉他这是我理想的工作呢。走之前他专门跟我们握握手,到底是日本人。傍晚回到酒店,坐在大榕树下,吹晚饭、看日落,是何等惬意。伊洛瓦底江,又称缅甸的母亲河。说到这裡,便是关于缅甸的第三个故事--湄公河孕育的中南半岛。

六年前,我们在云南看三江并流。 金沙江、怒江、澜沧江。怒江和金沙江继续向前,变成了萨尔温江和长江,而澜沧江一转头,南下变成了湄公河。湄公河流经六个国家:缅甸、老挝、越南、柬埔寨、泰国,虽然在缅甸的流域只有小小一块。

在这趟旅途出发前,这六个国家中的五个,我们都已踏足;唯独剩下缅甸。今天坐在 伊洛 瓦底江畔吹著晚饭,感歎 湄公河 流域的拼图终于拼齐。初中时学过一篇英文课文,一个小男孩和他姐姐计划暑期从云南沿著湄公河一路骑行到越南,那时我第一次知道湄公河,第一次知道越南的英文叫Vietnam;

六年前,我们还是大二学生,第一次看到湄公河上游,想到我与儿时的课本那麽近,却未曾想过六年后,我们会走遍这条河流流过的所有土地。旅行是寻求面对面亲证的快感,而野心又是越走越大的。蒲甘第二日,清晨4点,伸手不见五指。爬上官方指定日出点,期待已久的蒲甘日出。

提前跟酒店预约了马车的半日游。待我们吃完早饭,温厚的马车夫已经在酒店门口等候我们了。他向我们介绍,今天负责载我们的是一匹芳龄三岁的小母马,名字叫Ruby。蒲甘第二天,我们先来到马哈努寺庙。LP介绍这裡有一尊卧佛。

雄马比母马凶悍很多,听到哒哒的马蹄声,第一反应是让路;回过神来才发现马车已入画。可惜马跑得快了些,构图不是特别完美。这边包马车、包车半天指的是4小时,全天是8小时。我们一上午的行程结束,还未满4小时,忠厚的马车夫问我们要不要再多看一座塔。

想著明天会看阿南达,我们决定直接回酒店午餐。最后我问他,can I ask how your life has changed since Aung San Suu Kyi took the power? 他为难地笑了笑说,it's very hard to answer. 我不知道是他不愿意说,还是他的英文不够表达。无论如何,我们还是感谢他一上午尽心尽责的服务;而我们的马车夫则拉著Ruby向我们鞠了一躬。

下午我们换酒店啦!告别坦德,向绿萝宫出发。不同于殖民地酒店,绿萝宫是缅甸自己的酒店品牌。整座酒店的建设极富当地特色,另外住客可以全天无限次数上瞭望塔,非常适合我们这两位“风光狗”  不过缺点是服务与管理偏鬆散,遇到问题只能让客人等待并不会积极解决。

大致参观了下酒店就去瞭望塔等日落了。瞭望塔比普通的佛塔要高很多,如果想要拍出满意的照片,长焦镜头是必不可少的。360度的瞭望塔,有一个绝佳机位,正对达玛央吉和苏拉玛尼。为了这个最佳机位,我可是4点半就守著了临近太阳下山时,人越来越多,身边的长枪短炮也摆起来了;

日落时的光线有千万种变幻的色彩,黄色、橙色、紫色....Rebecca一边拍照,还不忘解说  一转头,又遇见了昨天在江边碰到的日本人。他拿著小卡片机,拍了几张日落;笑言没有狂热地追求照片质量。他说他今晚就要坐open bus去 曼德勒 ,然后从曼德勒回仰光,最后返回新加坡;

我说我们则是从曼德勒直接回国。临走前,他又是跟我们握握手,祝我们旅途愉快。有点后悔没有加他fb或者ins,说不定在新加坡我们还有机会相见。回到酒店,亮灯的佛塔,与天边的晚霞相映成辉。

蒲甘第三日,照例又是从日出开始。摸黑找到瞭望塔,日出时的门票检查可比日落严格多了。相比昨天的日出,瞭望塔上可以很好地拍热气球,缺点则是离塔太远了。没有长焦的话,很难拍到完美构图的热气球点缀佛塔的照片。日出前的霞光,由红转橙,最后变成金黄。

远处热气球准备起飞了!今天率先起飞的又是黄色气球公司的。此时天光已经很亮了。看到天边那麽多云,以为今天要无缘日出了,没想到7点05分,太阳公公起床了。今日交通工具是tutu车。我们真是三天体验了所有的交通方式早上出发时,天空中有绵绵的云。

今天第一站是前两天在瞭望塔上看了好多遍的瑞喜宫。我们的车夫,为我们推荐了一个地方。没有记下名字,只记得我们在外面绕了很多圈,他实在看不下去,带我们进庙看壁画。来了三天,终于进来看阿南达了。邂逅一位来自东京的摄影师,为我们拍了此次旅行的最美合影。

苏拉玛尼也是一座非常精美的塔。可惜宝伞在2016年大地震中震坏,至今未能修复。前一日,马车夫非常认真地跟我们说,蒲甘的佛塔一定会修缮完好,到那时希望我们能再来。我也相信,苏拉玛尼,会有恢复到如LP封面一样美丽的那天。那时,我一定会重返蒲甘!

从苏拉玛尼出来用了收费的洗手间。当地人根本听不懂英语,一直很凶地比划要200,而Rebecca坚持付100;我算错了钱,一直在帮Rebecca同当地人吵架;最后才发现,其实只相差1元人民币。包tutu的最后一站,选择了不那麽出名的帕塔达塔。我们的司机专门跟同行确认了一下地址。

说到这里,想再多说一点这位靠谱的tutu司机。第二天我们订了早上8点的车去JJ BUS的车站,结果将近8点20分,都没有车来接我们。焦急的我们不断向前台施压,但前台只会呆板地表示“我们也没有办法”。最后tutu车终于来了,还是昨天的司机!

显然他是来帮同伴“救急”的,本想跟我们打招呼的他,看到我们那麽著急,立马发动,一路狂奔,好彩及时赶上去曼德勒的巴士。匆忙中,我没来得及向他道谢,至今仍感到一丝愧疚。这座佛塔有一个二层平台,曾经它也是一个日落点,不过现在所有的佛塔都禁止攀爬了。

最后我们又回到了瞭望塔上看日落,蒲甘最后的日落。一定有很多人说,看了那麽多天,不会腻吗?真的不会,因为每一天云的形状都不同,因为每一天光的变化都不同。缅甸的旅游路线常常是仰光--茵莱湖--曼德勒/蒲甘 ,而大多数外国游客都会选择JJ Bus,一路上很容易再次遇到熟悉的面孔。

这天日落,听到后面有人讲国语,回头一看,是在巴士上两次遇见的台湾人。大家都没想到会在这裡碰面,又是年龄相仿的年轻人,很快就畅谈起来。他们因为行程紧张,只在蒲甘停留一日,故请了一个嚮导带他们参观,为他们讲解;也不失为一种良好的学习方式。

当夜他们就要搭车回仰光,还不忘出发前洗个澡;我跟Rebecca自嘲说“台湾人就是讲究”,引得他们哈哈大笑。而我们的下一站,就是他们的上一站--曼德勒。最后一个清晨,最后欣赏一下蒲甘大地的轮回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3.3

GMT+8, 2019-10-20 13:10 , Processed in 0.187201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Fil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