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05|回复: 0

旅——缅甸仰光岁月

[复制链接]

115

主题

115

帖子

45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51
发表于 2019-7-11 14:5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如果越南是杜拉斯的《情人》,土耳其是帕幕克《我的名字叫作红》,那麽缅甸便是乔治·奥威尔《缅甸岁月》。可说来惭愧,关于这位文豪,知晓他的名作、他与缅甸的关係;却未拜读过他的任何一本书。


维基百科相比《动物庄园》和《1984》的讽刺,《缅甸岁月》是自我剖析。也许是在香港生活四年的缘故,殖民文化与本土文化的碰撞和交融、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衝击与抵抗,总能特别打动我。亦或是那时尚处在一段与本地人的痴情纠缠中,对破除不同成长环境、不同语言、不同思维的隔阂有更深的敏感和好奇。


实际上,这趟旅程缘起昂山素季--以下是关于缅甸的第二个故事。昂山素季,是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。1990年至2011年,她被军政府软禁在 仰光 的寓所。重获自由的途径是驱逐出境,但她拒绝了。1997年她的丈夫病危,昂山担忧离开故土便再也无法入境,放弃赴英,未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。2011年她终于被释放,并通过补选进入国会和议阁。因为这段不屈的经历,昂山素季收穫无数奖章和无数讚誉。


故事并没有结束。2016年缅甸爆发“清洗罗兴亚人”事件,而在任的昂山政府选择“睁一隻眼闭一隻眼”。这种消极态度令国际社会愤怒,不少颁发给昂山的奖章和荣誉被一一撤回。缅甸民间流传的“恶龙”传说,与这个故事颇有几分相似。


我们的仰光之行从我们到缅甸的第一天下午开始。虽是十二月,室外扑面的热浪和燥热的风却似夏天。也许是正午的关係,酒店外空无一人,沿街的店铺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,一切显得格外宁静。没有咖啡馆、没有ATM、没有西餐厅,只有老旧的丰田摩托修理中心、开著吊扇的小麵馆和挂满杂志的报刊亭。


我们穿梭在狭小的街道中,看报的老奶奶、整理店铺的中年男人、过路的缅甸少女,无不抬头打探我们的白纱裙和红凉鞋。未料一转身,似乎来到仰光的中心街区,摩天大楼赫然出现,KFC的招牌格外显眼。再往前走,是由多名保安把守的购物中心,进进出出的多数是身著洋装的外国人,当地年轻人则站在人行天桥上,撑著阳伞,望著车水马龙,你侬我侬。


这拥堵的街道和金光闪闪的苏雷塔。仰光的新与旧是如此耀眼。大金塔,的士司机在看到大金塔的第一个路口,就已双手合十,虔诚地低头。在缅甸,进入每个寺庙都是要赤脚的。大金塔门票虽贵,但提供了免费的宣传册、矿泉水和湿巾,非常人性化。


过完安检,我们一时找不到参观的电梯,一对好心的新加坡夫妇为我们指了路。第一眼看到大金塔在维修;继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,又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形。随遇而安吧,或许是旅程中经常上的课。


随著太阳下山,天气终于变得有些许凉快;我们坐在地板上等亮灯。突然来了一群天真浪漫的缅甸少女,围住我们,问能不能合影。合影、自拍,一波接一波,甚至走远了又回来要求多拍几张。好不容易脱身的我们,有点被这热情吓住,互相问“为什麽这麽喜欢我们”。


她们只会讲几个简短的英语单词,故无法进行深刻交流。我问她们多大,只有一个女孩听懂了,响亮地说,十四!也许这是十四岁的少女,对外面世界的无尽想象和嚮往吧。天色渐暗,灯终于点亮了;显然在维修中的大金塔不似之前金光闪闪。带著几分遗憾,我们离开了夜色中的大金塔。不经意抬头,一轮圆月正对角楼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3.3

GMT+8, 2019-9-17 15:20 , Processed in 0.156000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File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